第三章

    摊开一张空白的白纸,张云俐开始在上面画出她「出城寻夫」的路线图,一项一项的写出她的计划。

    她现在已经成功走出房间,房门不再被上锁,可以自由自在的进出这间房子的各个角落。

    她可是在时允澈身上花了不少功夫,说了不知道多少好话、压抑了不知道多少脾气,才能让他同意放她出房间。

    但时允澈依然不让她单独出门,她真的很疑惑他为什麽这麽怕自己会逃走?

    她只是想回去找定勋,告诉他——她很好,还有不能回去的苦衷,要他等她几个月,等时允澈的妹妹康复後就会回去。

    而她已经从原本的要求回家,到现在她只求可以回去看看定勋就回来。她已经让步、妥协成这样了,也向他再三保证不会逃走,可是他仍然不同意,甚至还警告她要是在提起,就要重新将她关起来,b得她只能闭上嘴巴。

    既然不能得到单独出门的许可,她也只好靠自己逃出去,然後永远不回来!再也不管他妹妹的Si活!

    张云俐观察到这间房子至少有五个出口。但是这间房子戒备森严,到处都有监视器在监视着她,唯一没有监视器的大概就只有她的房间。

    蓦地一个想法窜进她脑海——时允澈那家伙该不会在她的房间装了针孔摄影机吧?那她换衣服的时候,不就被看光光了?

    张云俐被这个想法吓得赶紧起身,开始在房间的各个角落找来找去,这时门口传来‘叩叩’的声音——

    她被吓了一跳,手忙脚乱的跑到书桌,把纸卷起放进cH0U屉,匆匆的说了句「请进。」

    打开房门,小碧走了进来,恭敬的向张云俐鞠躬。「云俐小姐,少爷请你下楼。」小碧说。

    「知道了。」她点头。

    这个小碧,是她被囚禁期间,每天给她送饭的nV佣,可以说是她在这里的唯一较为亲近的人。

    虽然她已经跟小碧说过,对於自己不用那麽见外,这样让她很不习惯,可以直接叫她的名字就行,但小碧还是不肯,仍然每天‘小姐、小姐’的叫她,让她觉得跟小碧是既亲近又疏远。

    整理了一下桌面後,张云俐走下楼。一下楼,就看见时允澈坐在沙发看着手里的文件,前面的大理石桌还有厚厚一叠。

    这个工作狂,连假日都要揽一堆工作在身上,难道就不能好好休息吗?

    张云俐下意识的摇了摇头,迈步走到时允澈前面。

    「叫我g嘛?」她随X的问了句。

    「g嘛?你讲话越来越随便了。」时允澈停下手中的动作,抬头看她。

    张云俐眯眼,鼻子哼气,在心中骂了他几句。「请问您传我有什麽事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