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快说!」此时的他像是要一口把她吃掉的恶狼,眼神凛冽的让她身T一颤。

    「Rh......YX血。」

    她话才落下,时允澈立刻拉着她往外跑。他原本打算从二十楼一奔而下,但考虑到这对张云俐来说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而作罢,只能不耐地等着电梯来。

    张云俐可以感受到此刻抓着她的那只手正在冒汗。他紧紧的抓着她,像是怕她会跑掉似的。他刚刚到底听到什麽了?是什麽人让他这样担心受怕?

    而张云俐对於自己为什麽不甩开他,反而是乖乖跟他走的这点,浑然不觉。

    时允澈的车高速行驶在路上,一路上他什麽话也没有向张云俐解释,就这麽就到了医院。他快步的带着张云俐走到手术室前,把她交给护理师。

    「你能先什麽都不问吗?」在张云俐去cH0U血前,他问。

    她视线往上,与时允澈对视。他此刻的眼神像在对她说‘拜托你了’。她不管是不是自己的错觉,向他点头後,她随着护理师去cH0U血检验。

    向护理师寻问之後,张云俐终於知道受血者是时允澈的妹妹。难怪他会那麽紧张,变得不是她印象中的他,只是她印象中的他又是什麽样子?除了高挑、帅气、多金、看起来严肃,还有什麽?

    惊觉自己在想关於他的事,她赶紧摇摇头,想要把这些想法通通甩出去。

    蓦地,她的头被一双大手控制住,让她无法再摇晃她的小脑袋。她吓得赶紧回头,正好对上时允澈揪着她的俊眸。

    「在g什麽?」他放下抓着她脑袋的手,随後cHa进K子口袋。方才那个会感到恐惧害怕的时允澈已经消失了。面对她的,是以往冷酷的时允澈。

    他看着张云俐有些红润的脸颊,嘴角不自禁微微上扬。

    而她似乎没有发现自己的脸已经微微发烫,小脸一抬,汪汪水眸直盯着他。「你妹妹没事了吗?」她问。

    「多亏有你。」

    「没什麽,救人要紧。既然你妹妹都没事了,那我走了。」她点个头,转身就要走。

    「站住。」

    张云俐回过头,等着他接下来的话。

    「你不能走,允婕还需要你的血。」他淡淡的说。

    「什麽?」这男人是想cH0U乾她的血不成?

    「所以你得留下,陪在允婕身边。」

    张云俐不可置信的看着他。他究竟在说什麽鬼话?他妹妹需要随时输血,她就得在旁边待命,随时捐出她的血吗?他为什麽一直要求她做一些奇怪的事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