得知这个惊天大秘密,受半天没回过神。

    怪不得刚见第一面的时候,发小就莫名其妙地找上他呢!原来是把他当成替身了。

    这文可真狗血!

    吃完早饭,受想走了。

    毕竟系统也没发布新的任务,而且他现在隐隐怀疑贱受拿的是复仇流剧本,并不想和贱受单独多待。

    于是他非常高傲地拒绝了贱受要送他的想法,昂着下巴打开门,正准备走出去,就听到身后传来“砰”的一声。

    受吓得跳了一下,转头看过去,发现贱受居然摔倒在地,大口喘息着!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!”受一脸慌张地跑到贱受旁边,扶起他的肩膀。

    只见贱受面色苍白,眸光朦胧,连唇瓣也变得浅淡,鼻尖冒出一层细密的汗珠,一派弱不禁风的病美人景象。

    刚才人还好好的,怎么突然这样了??

    受想关心两句,可是又想到自己的人设,只好别别扭扭地说:“你、你别想碰瓷啊……”

    贱受借着他的手臂站了起来,骨感修长的手指微微颤抖着,双腿似乎也很无力,起来时还趔趄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们这个贱受真的很标准,他不会是什么绝症配置吧?”受心下有些拿不准了,问系统。

    系统:“你信他——不是,你想他一个贱受,那必须要一些小毛病在身啦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,只是低血糖了,你走吧。”贱受朝他露出一个苍白的微笑,俊朗清秀的脸上带着微不可察的落寞,唇角的弧度看起来也很勉强。

    要是这个时候走了,受就觉得自己才像那个渣攻。

    “哼,我就不走!我要在这里看着你,省得你出什么事情,到时候怪我怎么办?”

    受本来就不讨厌贱受,更不用说遇上贱受身体不舒服的情况,他怎么可能丢下他一个人走掉。

    虽然他是个蛮坏的妖艳贱货啦,但是这个时候也要讲点义气的。

    贱受低头笑了一下,眸子里闪着细碎的光。

    “麻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受把贱受的手臂搭在自己肩膀上,伸出手揽住贱受的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