楚鸮猜想徐恒大概是因为自己上次照顾他而把自己当好闺蜜了。

    他本就待在屋里无聊,听说有温泉泡,瞬间眼睛一亮。不过他还是没忘矜持地思考了一番,才勉为其难地点点头,“好吧。那我就陪你去吧。”

    徐恒笑弯了眼睛,“那我等你。”

    楚鸮之前不知道有温泉,就没有带泳裤。他想了想,大家都是0,应该不需要注意那么多,一会儿他真空地围着浴巾下去就好了。

    到了更衣室,徐恒动作大方坦荡地脱下衣服,放到储物柜中,拿出带的泳裤。

    楚鸮余光里一直看到他颜色白皙粉嫩的大鸟晃来晃去,晃得他眼疼。可恶!他自己就知道带泳裤,却不提醒他!现在还在这里晃,是炫耀吗!

    “还不脱吗?”

    楚鸮一直面对着储物柜站着,想得入神,没注意到徐恒什么时候靠在了他身后,声音近得像是在他耳边说的。

    楚鸮惊惧地转过身,徐恒正站在他身后,面带笑容。这么一打量,他才发现徐恒身上居然也有肌肉,身材很好。

    他忽然就更不想在徐恒面前脱衣服了。

    “有哪里不舒服吗?”徐恒神色有些担忧,蹙起眉看着他。

    ……算了,来都来了,早晚也要脱。

    但是底下绝对不给他看见!

    “你先出去等我吧。”楚鸮朝门口的方向扬了扬下巴。

    徐恒犹豫了一会儿,才道: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见他出去了,楚鸮才脱下衣服,在下身围上一条浴巾。

    出去后他发现徐恒居然一直等在门外,见他出来,把他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,笑着说:“你好白啊,楚鸮。”

    楚鸮听了有些得意,正要自夸一番,就看到徐恒伸手捏了一下他胸前淡粉色的乳粒,还在指间捻了捻。

    他神色带些惊讶,笑容一派纯洁,“这里也好粉。”

    楚鸮被他这猝不及防的动作弄得没忍住呻吟出声,身子瑟缩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、这贱受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?!

    “怎么了?我弄疼你了吗?”徐恒像是被他发出的声音吓了一跳,面色慌张,扶住了他的手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