房间里有榻榻米,四人直接坐到地上,分别占据着方形矮桌的一边。

    桌上的火锅咕嘟嘟地冒着气泡,却没一个人说话。房间一片寂静,气氛诡异得很。

    径驰就坐在楚鸮对面。他神色复杂,似乎总是在走神,黑沉沉的眸子常盯着一处不动,薄唇轻抿,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晋越则懒散地靠着墙,夹着烟凑到唇边吸一口,吐出的烟与水汽交汇,昳丽的眉眼在这片烟雾中氤氲。

    徐恒打量着众人的神色,脸上仍然挂着柔和的笑容,最终将视线放在了兀自涮菜的楚鸮身上。

    其实他们三个人到现在已经是貌合神离,能同意继续坐在这里吃饭,全是因为这个什么都没察觉到的笨蛋。

    “多吃点这个。”徐恒给楚鸮夹了一筷子肥牛。

    楚鸮一开始本来开心地端着碗去接,但后来一想到这是徐恒,他不能这样,就又把碗放下了,不咸不淡地“嗯”了一声,但目光仍紧紧粘在徐恒的筷子上。

    “你的料看起来好好吃,可以蘸一块土豆给我吗?”徐恒忽然凑过来。

    楚鸮没有多想,只是故作姿态道:“哼,就这一次啊。”

    接着就夹起锅里一块土豆,放到自己碗里正反蘸了蘸,递到徐恒那里。

    他的筷子本来是朝着徐恒的碗去的,谁想到徐恒忽然俯下身,一口叼住了他筷子上的土豆,吃了进去。

    楚鸮整个人都石化了。

    干、干什么啊!干什么!

    这个徐恒怎么回事啊!他不嫌恶心的吗?他都这么0了,徐恒该不会是把他当成1了吧,或者0.5?到底是在搞什么啊!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啊?”楚鸮不满地问道。

    徐恒无辜地眨了眨眼睛,咽下了口中的东西,“我以为你要喂我?”

    “我才没有好吧——”

    楚鸮话没说完,径驰直接站起身,过来把他手中的筷子拿走了,又让旅馆里的服务生再送一双来。

    他转头看着徐恒,嗓音低沉:“你别太过分了。”

    徐恒笑着看他,好整以暇,问:“我怎么过分了?”

    这时一直在一旁没出声的晋越笑了出来,语气嘲讽:“我还真挺少见你俩针锋相对的样子呢……就因为他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