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别说话,吻他。”系统突然出声,给他发布任务。

    在楚鸮心里系统很有权威性,他正愁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径驰,现在自然是系统说什么,他就做什么。

    仗着径驰现在腿受伤只能坐在那里,楚鸮眼睛一闭,扶着他的肩膀,凑过去就贴上了那双微凉的唇瓣。

    径驰瞳孔颤动着,耳根一点点变红。

    楚鸮心想,哎呀,系统可真是厉害,简直抓准了径驰的心理!这不,这就不再说话了。

    系统要听见准得骂他,废话,嘴都堵上了还怎么说话。

    “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。”

    一道充满嘲讽的冰冷声音惊醒二人。

    楚鸮下意识向后退开身子,看向山洞口。

    只见晋越形容狼狈地站在那里,雨衣被划开了一道口子,手背正滴滴答答地淌血。

    径驰皱起眉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?你来的正好!”楚鸮很高兴,站起身来去拉晋越的手臂。

    径驰:“……”

    本以为楚鸮就算不道歉,也至少会慌张一些的晋越更是怒火中烧。来的正好?正好撞破他们的奸情吗?

    晋越被气笑了,正打算发作,就见楚鸮捧起他的手,眉心蹙起,倒吸了一口冷气,“你怎么搞的?看着好疼。”

    晋越到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唉,这样还能搀着径驰出去吗?”楚鸮小声嘀咕。

    他回头看了眼,解释道:“他腿受伤了,所以现在走不了,我们两个一起扶着他就没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看楚鸮这真情实感在关心径驰的模样,还有话里话外的意思,晋越只觉得自己好像才是那个外人一样,强行介入两人之间。

    明明他才是楚鸮名正言顺的男朋友。

    这时的晋越已经忘了,人家两个一开始本就是一对,当初是他从中作乱搅散的。

    “楚鸮,你别忘了谁才是你的男朋友。”他阴沉着脸,低声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