楚鸮打了辆车,把徐恒艰难地扶了上去。

    他就靠在楚鸮耳边,报地址时呼出的气息喷洒在他颈边。不知是因为太敏感,还是因为害羞,他那一小片皮肤都泛起了红晕。

    “哎呀,你能不能坐好了啊?”楚鸮推开徐恒,不满道。因为大幅度的动作,他肩膀上的毛衣都滑落下来,露出白皙瘦弱的肩头,在路灯的照耀下散发着柔腻的光辉。

    徐恒被他推开,闭着眼睛靠在椅背,眉心紧紧蹙起,粉色的唇瓣微张着,不断发出急促的喘息。

    楚鸮看他这副模样都快觉得不好意思了。

    司机师傅一直从后视镜看,那意思像是怀疑楚鸮是捡尸的一样。

    “好热……”徐恒再次靠过来,滚烫的脸在楚鸮还没来得及拉起衣服遮挡而裸露的肩头上磨蹭着,烫得楚鸮在这深夜的冷空气中起了一身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他手也同时搂上来,紧紧缠住楚鸮,让他挣都挣不开。

    司机一看这架势,还不知道谁捡的谁,于是也不再关注。

    楚鸮第一次觉得自己遇到对手。

    这真的是1吗?有没有可能他喜欢径驰不错,但是是为爱做零的那种?要不然怎么这么缠人!

    他一低头就看到徐恒高高鼓起的裤裆,瞬间跟被扎了一样快速移开视线。

    这么说来,如果徐恒才是发小,那他这么大也无可厚非。可是为什么实际上的贱受径驰也很大?所有人都那么大,就他这么小!

    车就在楚鸮的胡思乱想和徐恒粘人的纠缠中到达目的地。

    司机师傅看着两人下了车,暗自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楚鸮终于带着徐恒进了他家门,进门的一瞬间就累倒在地。

    这一路混乱的动作已经快让他的衣领掉到臂弯,连淡粉色的乳首都露了出来,随着他呼吸的起伏晃人眼睛。

    “累死了……”楚鸮靠在鞋柜上,看向同样坐在地上的徐恒。

    只见徐恒此刻不再是之前那样迷糊的状态,而且目光直直地盯着他,尤其着重流连在他胸前,好像已经用眼神将他舔了一遍。

    楚鸮赶紧拉好衣服,“你看什么呢!”后一想起自己面对的不再是贱受,又犹豫着要不要把衣服重新拉下去,巩固一下自己妖艳贱货的形象。

    “好吧,你想看就看吧。”他把衣服撩起来,同时还不忘挽尊,“我虽然没有腹肌,但是我腰很细的,没有赘肉。”

    很奇怪,在那两人面前他都不太在乎,但就只有徐恒,楚鸮有点不愿意在他面前出糗。这大概是对徐恒0的印象太过深入的缘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