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间的雨景本就很恐怖,更别提要独身一人走在这山路上。

    楚鸮一边喊着晋越的名字,一边四处张望。他全身都绷紧了,神经质地把头转来转去。

    处于阴森恐怖的环境,脑子里不自觉地就会蹦出以前听过的恐怖故事。

    人就是这样奇怪。楚鸮越告诉自己不要想,却越是清晰地想起那些故事的细枝末节,甚至连一些鬼脸插图都记起来了。

    他都开始觉得晋越和径驰不见,是因为被山魈抓走了。

    “你别再想了行不行?我要被你吓死了!”系统拍案而起,非常愤怒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想啊!你给我放点歌吧……”楚鸮同样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系统一听觉得是个好主意,立刻开始找歌,而这时,楚鸮却忽然听到一些窸窸窣窣的声音,似乎离他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他打量四周,却什么也没看到。

    “你听到什么声音没?”楚鸮问系统,声音发颤。

    “你别想吓我,我要屏蔽你了。”系统威胁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啊!真的有!”

    楚鸮能感觉到那东西离自己越来越近,他不自觉地后退,再后退,直到脚跟踩上山坡的边缘。

    他差点向后倒栽下去,所幸千钧一发之际,抓上树枝稳住了身体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他刚放开树枝的时候,看到不远处有个蛇立了起来,正死死盯着他,吐着鲜艳的信子。

    楚鸮被吓得嗷的一嗓子叫了出来,完全忘了自己正站在边上,向后退了一大步,一脚踩空,顺着山坡滚落下去。

    他紧紧抱住头,身子蜷缩到一起,直到撞到一棵树上才停下。

    楚鸮发出一声闷哼,仰面躺在地上,滚得头脑发晕。

    他的后背磕到了树干,手背上不少地方也被划破,但好在没伤到骨头,还可以站起来走路。

    “还好,我的对讲机……我对讲机呢!?”楚鸮一面说着,一面胸有成竹地在口袋摸索,摸到空空如也的口袋之后,脸色马上变了。

    他又把自己全身上下都找了一遍,几乎就差掏内裤出来,也没找到对讲机,就连刚刚他捡到的径驰的手机也一起不见了。

    他找了附近的地面上也没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