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喜不喜欢的就不用你操心了,你现在又算什么?”晋越不客气地回怼,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模样,成功引得径驰黑了脸。

    他说完就绕过人,揽着楚鸮往自己的车走。

    楚鸮脑子早都乱成一团麻,这会儿只想回去静下来好好和系统捋一捋情况。

    “我要回家了!”他扭来扭去,想从晋越的手臂间钻出来。

    随着他的动作,晋越的眸色越来越阴沉,清透的琥珀色瞳孔近乎浅褐,眉头阴影愈浓。

    但他笑容不改,声音压低了:“怎么,走了之后好继续去徐恒那挨操吗?你是不是非要爬遍我们三个的床才够?”

    楚鸮听了这话,停下了挣扎的动作。

    晋越这话忽然提醒了他一件事。

    在所谓剧情与任务的推动下,他这个本该只围绕着“渣攻”的恶毒配角,却和三个角色都产生了密切的关系。

    这样下去真的还能回家吗?

    渣攻贱受文感觉好像被他凭一己之力改造成贵乱文,早已经面目全非了……楚鸮越想越愁,眉毛和嘴角都耷拉下来。

    见楚鸮沉默不语,还一副欲哭无泪的模样,晋越顿了一下,死死咬着牙,却说不出安慰的话。

    之前楚鸮表现得太过无所谓,没脸没皮的乐观模样让人忽略了他也会受伤的事实。

    晋越不喜欢他的时候根本不在乎他到底怎么想,可是现在不一样。在用尖刀刺痛楚鸮的同时,利刃也划伤了他自己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让你把他带走。”径驰没听到晋越说了什么,他上前一步拉住楚鸮的手,黑沉沉的眸子毫不闪避地盯着晋越,手上的青筋鼓起。

    楚鸮一边拉着一个,有种自己被爸爸妈妈牵着手出来玩的错觉。

    这两个人搞什么?打算玩拔河吗?

    “把分手的事告诉径驰,然后抱着他回家。”系统忽然出声。

    “我还抱着他?”楚鸮撇嘴。他作为恶毒配角怎么能和贱受关系还那么亲密?

    但是系统告诉他现在只要能刺激这两个人就行。他跟径驰好,晋越就会吃醋。

    他一想也是,于是猛地甩了下手,把晋越甩开,微微抬起下巴,故作傲慢道:“我们都已经分手了,你就不要再缠着我了!”

    “我们走吧。”他转过头攀上径驰的手臂,拉着他往楼口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