楚鸮谁都没选。他又不是没处去,非得和谁一起走吗?趁着这个机会他正好能撇清和晋越的关系,又能暂时和徐恒分开,避免尴尬。

    晋越听到他的选择,忍不住皱眉,张口想要说什么,忍了忍,又合上嘴笑了一声,目光凉凉地看着徐恒,“你的手段也不过如此。”

    徐恒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,没理他,回到屋里把楚鸮已经洗好晾干的衣物拿出来,还不小心掉了一条内裤。

    他羞涩地笑笑,“这是你的衣服。昨天……被弄脏了,所以我直接帮你洗了。”

    晋越瞬间笑不出来了,死死盯着那几件衣服。

    楚鸮简直被他的贤惠惊呆,接过来去屋内换上。说实在的,也不怪系统会搞错他们几个人,就连他也有这种刻板印象。

    他出来的时候,晋越和徐恒好像正在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楚鸮听不清,就听见几个关键词,“不择手段”“就是你”“证据”,听起来没什么联系,他无论怎么在心里造句,都无法猜出两人谈话的内容。

    晋越背对着楚鸮,而徐恒正面无表情地看着晋越,目光冰冷,就像盯着死物一般。

    他还从没在徐恒的脸上看到过那么可怕的神情。

    徐恒在发现他出来后,立刻又变回了平时温和柔顺的神态。仿佛刚才的他只是楚鸮的幻觉。

    “我难道看错了吗?”楚鸮茫然地问系统。

    系统:“不是,我只能说,我曾经告诉你的关于‘发小’的人设,并没什么问题。”

    系统难得说了句信息含量高的话,但是这说法太深奥了,以至于楚鸮获取不了任何信息。

    楚鸮走的时候,晋越还没要走的意思,这两人好像还有话要说。

    他很好奇他们要讲什么,可是既然系统没发话,他也就不准备留在那了。

    楚鸮回到自己破旧的小出租屋,正准备看看电视,目光随意一扫,注意到了自己和福利院那群小孩的合照。

    照片上的孩子都在看着他,面上的笑容纯真可爱。

    ……要不然今天去这里看看好了,资助那么久,他都还没怎么去过。

    他坐着公交车来到福利院门口,进去的时候,在院子里的停车场瞥见一辆车有些眼熟,但一时间又想不起来是谁的,也就没在意,继续往里走。

    那些小孩一看见他,都热情地围了过来,让楚鸮几乎招架不住。

    院长笑眯眯地看着他们,故作神秘地问楚鸮:“你猜谁来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