受生气地问系统:“他这是什么意思?羞辱我是吧!”

    系统劝阻道:“别冲动别冲动,他是你的金主。”

    “他居然敢质疑我的口活!我非要给他展现一下能让渣攻十分钟内射出来的技术!”

    系统:“……”活该你被人耍。

    受拿起酒瓶,先是用舌尖在瓶口上舔了一圈,又稍稍钻进里面搅弄,紧接着张开嘴,用两片略肉的粉唇把瓶口吃了进去,两颊微微嘬起,脑袋上下动着。

    白皙的皮肤,粉嫩的嘴唇,黑色的瓶身。

    这三者组合在一起,简直叫人血脉喷张。

    受一面吞吐着,还一面抬起眼看着发小。

    他本意是想看看发小惊叹的目光,却发现发小望向他的目光幽深得像潭水一样,几乎要把人吞噬。

    不知在座的是谁“操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然后带着伴来的,就都开始在桌子底下做起了小动作。

    受正展示得起劲,忽然被人把酒瓶从手中夺走了,那人抓着他的手腕就要带他走。

    是渣攻。

    发小面色冷下来,揽住了受的肩膀,“没看见我的男朋友正玩得起兴吗?”

    “你要带他去哪?”

    渣攻看着他,一字一顿的,“你别太过分了,晋越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就是想要过分,怎么办?”发小笑着说道,还用揽着受肩膀的那手,轻佻地抬起受的下巴,“你也很喜欢吧?”

    受点点头,勾起被酒瓶磨得发红的唇,“当然啦,我喜欢老公让我做的一切。”

    渣攻嘲讽地笑了一下,看着受,“你不是说要一直纠缠我直到我真正喜欢上你吗?”

    “这就叫起别人老公了?”

    发小忽然向后仰把头靠在沙发背上,捋了一下头发,抬着手遮住眼睛,只有棱角分明的下半脸露着。

    他咧开嘴笑,露出一排白牙,嘴里面的舌钉若隐若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