见受不说话,只是呆呆地看着自己,渣攻伸手探了下他的脑门,然后脸色黑了下来,“烧得这么高,怎么不去医院?”

    “什么高?你高天塌下来第一个砸你,我是不高,但是我还有可能再长的……”

    受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,他现在感觉整个人都轻飘飘的。

    渣攻“啧”了一声,皱紧眉头把受揽在怀里扶住,带着他往床边走去。

    “啊!你要对我做什么!不要不要,我还是个大学生,你放过我吧,我给你打工还钱好不好……”

    受不知怎么的,想起之前看的一本强制爱的,很有兴致地表演起来。

    渣攻不知他又演的哪一出,伸手拍了一下他的屁股,冷声道:“别发疯。”

    渣攻把受掖在被子中,裹得严严实实,只露出一双眼睛。

    受眨巴着眼睛,专注地看着渣攻给他贴上退热贴,转身做热水,倒水,准备药。

    渣攻回过头看到他的目光,皱了皱眉,“不许卖萌。”

    卖什么?

    受:“对对,我是卖屁股的。”

    渣攻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深吸了一口气,“楚鸮,你别再说话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你能捂住我的嘴,但是捂不住我的思想。”

    然而看着渣攻那黑沉沉的眸子,受还是渐渐噤声,然后伸手在嘴前做了个拉拉链的动作。

    渣攻偏过头去。

    渣攻把受从床上扶起来坐着,将晾好的温水和药一同递给受。

    受接过来,低头看着,就是不喝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?用意念喝药?”渣攻冷冷地问。

    受抬起头,指了指自己的嘴,“唔唔”两声。

    渣攻调整了下呼吸,忍住打人的冲动,伸出手在受的嘴边做了个拉开拉链的动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