渣攻跟着追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晋越。”

    发小停住脚步,回过头看着他,嘴角噙着一抹浅淡的笑,“有事?”

    受喝醉了倒是蛮安静,就乖乖地靠在发小怀里,时不时蹭一下他的颈窝。

    渣攻看得怒从心头起,他握紧了拳,手背的青筋暴起,漆黑的眸子闪烁着愤怒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他和我只是在闹别扭,你不要再参与进来了。”渣攻声音冰冷。

    发小仍带着笑,琥珀色的眸子却蒙上一层冷意,“看来你还真喜欢他啊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了,他不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吗?昨天在床上的时候,他可骚了——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渣攻就向发小挥去重重的一拳,用力到骨节发白,表情怒不可遏,眼角猩红。

    发小被渣攻这猝不及防的一拳打得踉跄了几步,他抬起眼,透过有些凌乱的发丝盯着渣攻,目光阴冷得像是一条吐信的毒蛇。

    他勾起唇角,笑意扩大,嘴边的鲜血沾到了唇钉上,看上去愈发妖异邪气,“不喜欢听吗?可我非要说。”

    渣攻上前揪住发小的衣领,黑眸中仿佛燃烧着火焰,亮得吓人。他手臂上的肌肉绷紧,如同一只被激怒的猛兽。

    “我警告你,不要再掺和我和他之间的事。”

    发小态度散漫,笑得很灿烂,浅色的眸子直直看着渣攻。

    “可是我已经掺和进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把他操了。”

    渣攻听到最后一句话,咬紧牙关,额上的青筋凸起,目光凶戾,疾速挥去的拳头甚至生起一阵风。

    发小抬手挡住,用力将他甩开,语气嘲讽:“你不是同意了分手吗?现在还在这里纠结,是不是太可笑了。”

    因为这两人的动作,受也靠得不安稳,他皱了皱眉,从发小怀中抬起头,“现在修罗场了吗?贱受呢?”

    另外两人根本听不懂他在说什么,只以为他醉酒说胡话。

    “楚鸮,过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