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为什么呀?因为你也喜欢他吗?”受不甘示弱,同样问出扎心窝子的话。

    谁知发小听了,居然愣了一下,他挑起一边眉毛,好像听到什么好笑的事一样,“你说徐恒?”

    “什么都不知道,别私自猜测了。”

    嗯?他为什么会是这个反应?

    真是嘴硬的男人啊!书里就是这么写的,怎么能叫“私自猜测”呢?

    这时贱受停下脚步,转过身来,看着他俩,“你俩感情真好,在那里说什么呢?”

    贱受身旁的渣攻听了这话脸色更黑,眸子因为愤怒而愈发清亮,瞪视着受。

    受还记得发小的要求,瞬间把手挂在发小的脖子上,故意向下拽了拽,让他不得不弯着腰,姿势扭曲。

    “没事啦,他说要再给我买个冰激凌呢!”受弯着眼睛笑道。

    发小被他按下来,很想发作,但是却还得顺着他的话说,“啊,是啊。”

    贱受顿了下,不动声色地打量在场几人,接着扬起唇角,笑得温柔好看,“那我给你买吧。”

    受怔住,“我怎么觉得贱受人好好啊?”

    系统:“我不管,你不能对他手软。”

    贱受把新的口味递给受,自己手中的则是刚刚受吃的那个味道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买了这个味道?”

    贱受转过头,伸着舌头慢慢地卷起冰激凌,边舔边看他,笑着回答:“刚才尝了,感觉很好吃。”

    大概因为都是0,所以受没把他完全当男人看待。但此刻看着贱受那色情又不自知的表现,感觉自己也有点被勾引到了。

    “他故意的吧?”受狐疑道。

    系统:“不应该。他是个小白花。”

    是吗?我倒怎么感觉他像在勾引谁?

    受忽然想起来什么,看向渣攻和发小。

    果然,两个人面色都不大好看地看着贱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