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机场中,受挽着发小的手臂,看到对面的渣攻正站在那里恶狠狠地看着他俩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呢?在我的身边还在想别人吗?”

    发下垂下眸子,揽住受的肩膀,抬起手揉捏着他的耳垂。

    发小或许是练过什么乐器,指腹上有着薄茧,有些粗粝的触感一下下摩擦着受的耳垂,让他不禁有些战栗起来。

    他哼笑一声,俯下身来凑在受的耳边,“有感觉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径驰也能让你有感觉?”

    受哼唧两声,转头看着发小,脸上带着些薄红,“你在说什么呢,当然是你让我最有感觉啊。”

    发小的视线从受的眼睛转移到唇瓣,停留了好一会儿。

    受想起了在马场时,发的话。

    他让自己要在那天表现得和他感情很好的样子,要装作很喜欢他。

    受百思不得其解。

    发小这一举动能刺激到谁啊,只能刺激到渣攻吧?

    毕竟贱受现在还是喜欢渣攻的,就算发小忽然有了恋人,他也不会有什么感觉啊?

    “径驰,晋越!”忽然,有人喊道。

    来了!终于来了!受激动得都要流出眼泪。

    一旁的发小见他眼眶有些湿润,皱了下眉,面上似有嘲弄。

    系统立刻发布了任务,让他把冰激凌弄到贱受身上。

    冰激凌是刚刚受让发小给他买的。

    受有点不情愿,他还没吃完呢!

    系统:“回来我给你买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受很惊喜。

    系统:“真的,当作任务奖励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