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城内城,g0ng殿守门处。

    庄严的g0ng殿耸立在前方,凝重的氛围为这里增添了一抹威严,再往里面就能看到一颗巨大的国槐耸入云霄,顶天立地。

    越靠近此地越能闻到一GU淡雅的芳香,令人思绪安宁,心旷神怡。刚刚被追杀的疲惫在踏入这里的那一刻就消散的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不亏是哥哥力量。陆绫在内心暗自感慨着。

    这堵墙隔绝了普通平民,是只有王嗣、臣子、或者达官贵人才能进入的地方。各个都是身份显赫的存在,所以把守殿门士兵也乘几何倍的增长。

    到了内城g0ng殿守门处时,沧焰一句有缘再见便不缓不慢地离开了,仿佛他的出现就只是为了确保自己能平安抵达一样。

    看来他和追杀自己的人是两GU不同势力。

    情况越来越复杂了,陆绫梳理着脉路。她因祸得福拥有了可以召唤伴生物的力量,还没等自己将所见所闻汇报给王兄便遭到了追杀。有人想她Si,甚至骗过了哥哥。具T的原因还无从得知,但可以肯定的是,这GU势力惧怕这她与哥哥会面。

    只要和王兄见到面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好好串一起没准就能想通了。

    下一个问题,沧焰到底是什么来路?他好像知道自己的所处的遭遇,是碍于什么原因只能在暗中相助的对立派吗,还是照他所说单纯出于恶趣味的看客?

    走着走着,陆绫姣好的面容又拧巴到了一起,一下子从不谙世事到经历大风大浪,这突如其来的转变她还没适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站住!”把守殿门的士兵用长枪挡住了去路,“来者何人。”

    “白沙佣兵团主理人,奉南王命令前来觐见。”陆绫脸不红心不跳的撒着谎。

    “南王下令三天内谁都不见!”

    嗯?陆绫cH0U了cH0U眼,哥哥这么走极端的嘛。

    “能否通融一下,事情非常紧急。”

    侍卫公正不阿道,“不可以!”

    以公主的身份离开,却不能以公主的身份回来,陆绫一肚子委屈。她沉默了片刻,调整好语气,一脸贼兮兮地凑了上去,贴耳道,“我有公主遇害的真相,急需求见南王,十万火急。对了,让他本人过来。”

    侍卫听了浑身一怔,他们相互看了一眼,随后年纪稍微大点的那个打了个手势就急匆匆去禀告了。

    陆绫双手环x,耐心地等着回复,她笃定王兄肯定会出来见自己的,但脚下踱来踱去的步伐出卖了她焦急的心情。

    片刻后一声嘹亮的nV声响起,“放人进来!”

    陆绫眉头一皱,这个声音好生熟悉,这不是——